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美股再度探底的概率有多大(上)
来源:中泰证券 2020-05-24 11:27:22

 主要内容

无限量QE后美股收复大部分跌幅

受新冠疫情影响,美股一度出现流动性危机,标普500指数于3月9日、12日、16日以及18日连续4次熔断。3月23日美联储宣布无限量QE后,标普500才出现止稳回升。时至5月,美股新冠累计确诊人数早已突破百万,但在美联储宽松政策托底下,标普500已由低点回升24%,市场出现“技术性牛市”的声音。

低利率是过去十年美股的主要驱动力

过去十年,美股表现与企业债收益率呈现明显负相关。低利率下负债融资回购股票,不仅推高了股价还“虚增”了美股的EPS和ROE,是美国十年牛市的重要原因。但这也造成了美股公司负债率普遍偏高的现状。

美股将分化加剧,中长期仍很脆弱

1)高杠杆下美股公司对负债成本和盈利能力非常敏感:理论上讲,当企业ROIC(资本回报率)大于WACC(加权资本平均成本)时适合加杠杆提高股东收益,但当前两者比较接近且可能向不利方向变化。2)信用利差扩大:美联储无限量QE后,高信用等级的公司的负债成本进一步下降,低信用等级公司负债成本则明显上升。3)疫情冲击和保护主义政策将明显削弱部分企业的盈利能力:如能源、航空、酒店、旅游等,在标普500成分股中占比就将近16%,标普500成分股的整体海外营收占比高达40%。4)美股估值仍处于相对高位:当前标普500的静态PE回落至2013年水平;但剔除过去十年加杠杆对EPS的增厚影响,当前PE仅回落至2018年水平。

资本的急功近利是造成美股脆弱的根本原因

1)华尔街资本对上市公司具有控制力较强:美股(尤其是大公司)的股东都极度分散,前十大股东几乎完全被华尔街各类金融机构占据。2)创始团队退出后,职业经理人和资本相对急功近利:在负债率、回购股票、研发支出等方面,职业经理人为决策管理者的公司明显比创始人管理的公司更加急功近利。3)资本的急功近利将削弱企业的长期竞争力:以波音公司为例,其2017、2018年业绩表现非常突出,而这两年的研发支出却明显下降,同时负债率增加到接近甚至超过100%。

美股中长期将很脆弱,短期紧盯美联储政策

美股存在高杠杆下稳健性较弱、资本控制下急功近利等中长期问题和风险。关注美股企业的负债成本和盈利能力的变化。短期紧盯美联储政策的力度和变化,美联储的极端政策可能短期维持美股泡沫,将风险事件推迟,比如美联储无限量QE推出后,高信用等级的企业负债成本已经回落甚至降到更低,近期宣布允许购买“垃圾级”的公司债,如果低信用等级公司的负债成本也能压下去,对短期维持美股公司高杠杆的泡沫可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但长期问题依然存在。

无限量QE后美股收复大部分跌幅

受新冠疫情影响,美股2月底开始出现大跌,标普500由高点3394点下跌约34%至2192点。在疫情的冲击和对经济衰退的担忧下,美股一度出现流动性危机,于3月9日、12日、16日以及18日连续出现4次熔断。期间,美联储一改疫情初期不降息的坚定立场,先后紧急降息,并多次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均并未改变市场走势,直至3月23日宣布无限量QE后,标普500才出现止稳回升。时至5月,美股新冠累计确诊人数早已突破百万,但在美联储宽松政策托底下,标普500已由低点回升24%,市场出现“技术性牛市”的声音。

图表1标普500走势与疫情以来关键事件

1.jpg

数据来源:Bloomberg,中泰证券研究所

低利率是过去十年美股的主要驱动力

1)美股表现与企业债收益率明显负相关

实际上,美联储的宽松政策也是过去十年美股呈现慢牛的重要原因。2010年~2012年、2014年~2015年、2018年~2019年,美国GDP增速出现明显下行,但标普500不跌反涨,是因为从2008年开始,美联储先后实施了4轮QE,联邦基金利率长期处于历史低位甚至在零利率附近,公司融资成本很低。比较美国BBB级企业债收益率与标普500指数涨跌幅,可以看到美股涨跌与企业债收益率呈现负相关性(图中企业债收益率逆序排列)。

图表2美股涨跌与企业债收益率负相关

2.jpg

数据来源:Bloomberg,中泰证券研究所

2)低利率负债融资回购股票是美国十年牛市的重要原因

低融资成本下,公司开始借债扩张。同时,上市公司大量回购股票,甚至通过低成本发债筹集的资金进行回购,将财务杠杆用到极致。2010年后,标普500的杠杆水平稳步提升。标普500成分股中有25%的公司,近10年回购的股本数超过公司当前总股数的45%。考虑到10年内公司的也有增发行为,用回购金额-增发金额计算净回购金额,标普500成分股中有37%的公司,近10年的净回购金额超过公司当前总股东权益的45%。

2016年之后联邦基金利率略有回升,但美股杠杆水平仍居高不下。

图表32010年后美股杠杆逐步提升

3.jpg

数据来源:Bloomberg,中泰证券研究所

中泰策略组《美国资产负债表的“三重坍塌”如何演绎——本轮危机与1929大萧条比较》中提出:“当前美股EPS增长之中,公司通过回购股票所贡献的”虚增“占比接近30%,本就与股价涨幅不相匹配的业绩增长之中,还存在着较为明显的”注水“现象。EPS被高估,如果估值水平保持不变,股价也会产生”虚高现象。

图表4美股回购“虚增”EPS约30%

4.jpg

数据来源:Factset,Glodman,中泰证券研究所策略组

美股分化加剧,中长期仍很脆弱

1)信用利差扩大,负债成本将明显分化

2020年3月,美联储宣布开启无限量QE,市场预期美联储为加速复苏,此后市场将长期处于低利率环境。然而部分上市公司持续发债回购的难度却在增加。以标普500能源行业为例,年初以来沙特价格战和新冠疫情下的需求萎缩导致公司基本面迅速恶化,行业信用违约互换价差从2019年的历史低位拉升至金融危机期间标准。市场预期违约概率升高,行业ROA下降预期较大,即使联邦基金利率处于低位,公司的发债难度也将增大。

图表5能源行业违约概率升至金融危机期间水平

5.jpg

数据来源:Bloomberg,中泰证券研究所

另一方面,今年2月美国企业信用利差从历史低位飙升。无限量QE后信用利差略有下降,但当前仍在高位震荡。这意味着低利率环境下,基本面差的公司发债的融资成本依然很高,低信用等级和高负债率的公司将面临困境。

图表6美股信用利差走高

6.jpg

数据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2)头部公司或能继续享受超低利率下的泡沫,但将严重依赖超低利率

与信用利差相反,美国高等级信用债利率仅出现短暂波动后,就延续了疫情前的下行走势,当前为2017年以来最低水平。信用利差与高等级信用债利率走势相反,表明美联储低利率环境下,不同资质企业面临的融资环境并不相同。考虑到杠杆率对ROE提升的力度取决于ROA与负债成本之差,ROA下降、低等级信用债利率上升的趋势下,部分企业依靠加杠杆扩张之路或不再能持续。因此无限量QE之下,少数头部公司或许能维持泡沫,但小公司以及信用资质较差的公司或许存在较大风险,市场分化将更加加剧。

图表7美股高等级信用债收益率走低

7.jpg

数据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3)美股估值仍处于相对高位

当前静态PE回落至2013年水平

疫情之前,美股估值水平在“慢牛”行情下稳步上升,以标普500成分股的PE中位数来衡量,本轮下跌前美股估值已达到近20年高位,而熔断后估值回落至2013年的水平,处于过去20年64%的分位数。

图表8当前静态PE回落至2013年水平

8.jpg

数据来源:Bloomberg,中泰证券研究所

剔除加杠杆的影响,当前PE仅回落至2018年水平

“低利率下提升负债+大规模回购股票”虚增了利润,也造就了美股长达十年的牛市。一方面,如果杠杆率不变,ROE与ROA的变化应该是完全同步的,且比值恒定(ROE=ROA*权益乘数)。当ROA不变,而杠杆率提升时,虽然企业盈利没有发生变化,但ROE会提高。另一方面,美股大规模的股票回购机制可能进一步推高美股的真实估值水平。回购后注销股本,使得盈利相同时,EPS却增加了,因而PE水平被低估。

图表9杠杆拉高ROE、拉低PE

9.jpg

数据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如果剔除2010年后加杠杆对估值的影响,当前美股实际的PE水平其实更高,仅回落至2018年末的水平,处在过去近20年的74%分位数。

图表10剔除加杠杆的影响,当前PE仅回落至2018年水平

10.jpg

数据来源:Bloomberg,中泰证券研究所

  • 标签:
  • 美股
责任编辑: 杨燕艳IF003

【免责声明】

1、《财界网》本网站对文章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合法性以及正当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2、文章中所有信息、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3、凡本网站转载或发布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原创文章及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所选内容涉及侵犯版权等问题,请您及时通知或联系我们,并出示身份证明、著作权权属证明及侵权情况证明,我们将立即与您取得联系并予以解决。 联系邮箱:yyy@17ok.com。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