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将推进个税改革 如何实现个税改革公平?

来源: 财界网综合2017-01-03 07:25:30
  2016年12月29-30日,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财政部部长肖捷主持会议,并对2017年财政重点工作作出部署。

  紧随中央经济工作“稳中求进”总基调,2017年积极财政政策在继续减税降费、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基础上,将着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持去除“僵尸企业”、农业改革、扶贫、基础研究、创新、制造业升级等重点工作。

  近几年,地方财政收入分化加剧的趋势愈发明显。在财政工作会议分组讨论上,尤其强调要防止收取“过头税”以及采取“空转”虚增财政收入行为,一些地区要“保运转”,还要加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管理,确保财政可持续。

  税改方面,会议表示要研究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另外,还提出研究制定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建设总体方案。

  2016年11月,财政部单独设立个税处。不少财税系统人士直言,随着营改增试点的全面实施,后续个税改革会成为一个重点,改革任务增加,单独设立个税处是为了配合相关工作。2017年个税改革可能会有一些实质性突破,比如个税法的修订,或者个税配套制度的完善等。

  对于2017年税改工作,会议提出要研究推进个税改革。

  2015年财政工作会议也提出,2016年要积极推进个税改革。2016年3月初,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两会”答记者问时表示,个税改革方案已提交,并明确表示未来将逐步将房贷利息、教育支出等纳入个税抵扣范围。

  2016年11月份,财政部单独设立个税处,也被外界解读为积极信号。北京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表示,2016年个税改革讨论得比较多,2017年可能会有一些个税改革的实质性突破,可能会有个税法的修订,也可能是配套制度的完善,比如税收征管法修订、收入性资产纳入监管等。

  至于财政工作会议提到的“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其实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中也有反映,属于“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中的相关内容,“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完善收入分配调控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建立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保护合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清理规范隐性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等。

  这是类似美国社会保障号制度,业内专家很早就提过。每个人的收入、财产,包括享受的社会福利等,都能通过这个账户显现出来,这是现代社会必要的信息系统和治理基础。不过,这个系统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还需要法制、观念、执行等多方面配合。

  这个信息系统,包括个人收入、财产信息,能为个税、房地产税改革扫清障碍。目前主要由国税系统借由“金税三期”工程在推进,纳税人的收入、财产信息等,会纳入这个信息平台。虽然有困难,但在朝着积极有效的方向推进。个人收入、财产信息等需要跨部门信息整合,各部门信息不共享、信息孤岛的问题很普遍,信息系统的推进有赖部门间配合。

  个人所得税,从名称上来看就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因此无怪乎个税改革启动以来,舆论焦点无数。以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税收制度改革和财政体制改革为主体内容的本轮财税体制改革,从十八届三中全会至今已经持续三年。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稳妥推进财税和金融体制改革”。虽然会议公报中未提及“个税”,但种种迹象表明,个税改革已经在加速研究推进。其中,哪些费用将纳入专项抵扣屡次大吸眼球。

  个税改革总原则:增低、扩中、调高

  事实上,本轮个税改革的总原则和大方向早已明确:依照“增低、扩中、调高”的总原则,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新税收体制,通过税制设计,合理调节社会收入分配,进一步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而在推进路径上,对应“增低、扩中、调高”的目标,“扩中”即减轻中等收入群体税收负担或成为优先选项。

  提高个税起征点

  自2011年9月1日起,中国内地个税起征点3500元,以工薪所得为例,共有7个级次,其中,应纳税所得额(工资收入金额-各项社会保险费-3500)在1500元、1500至4500元、4500元至9000元的,分别适用3%、10%和20%的税率。这一个税方案沿用至今已经走过了五年之久。此外,进一步优化税率结构,调低部分档次的税率也在业内形成较高呼声。每年都会有人大代表在“两会”中提议提高个税起征点,建议提高至5000元、8000元等,通过计算可知,如果提高个税起征点,工资越高“减负”就越多。

  个税按家庭征收

  个税按家庭征收,是业内呼吁的“综合税制”的体现,也将是一大利好消息。例如当个税按家庭征收确实实行,就可以对所有符合条件的家庭统一发放育儿补贴,更为公平。目前来看,再教育支出或成为抵扣首选,首套房贷款利息也有望纳入选项。长期来看,赡养老人、抚养二孩等家庭支出有望逐步纳入抵扣。在深化财税制度改革,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过程中,相对其他税制改革,个税改革可以说是风险最小、获益最大的突破口。个税的破题,符合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收入翻番的迫切需求,对于保障改善民生具有积极的作用。

  个税的“起征点”其实是“免征额”。降低免征额,低收入群体要缴税了,其税负会增加,高收入群体应纳税额也会提高,税负同样会增加。特别是,由于税率的超额累进性质,免征额降低后,富人的收入更容易落在更高税率的级次上,其承担的税负可能会增长更多。因此,指责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太低以及对工薪阶层伤害更大是失之偏颇的。

  事实上,对工薪阶层造成伤害的不是工资薪金所得税的起征点,而是因税收征管能力弱化造成的不同性质收入的税负不公问题。工资薪金所得可以很容易通过源泉扣缴进行课征,征管难度小,征税成本低,偷逃税难度大;另一方面,由于目前我国尚未建立全国统一联网的收入稽查系统,对劳务报酬所得、财产租赁所得等收入实施源泉扣缴的难度要远高于工资薪金所得,诸如明星“走穴”所得、公司高管的“隐性”福利等,数额巨大却更易于偷逃税。这才导致了个人所得税主要由工资薪金所得负担的不合理状况。

  个税改革的重点不是调整起征点,而是在改进税务征管能力的同时,将税收分配的目标从“结果公平”转向“机会平等”。在机会平等导向下,对中产阶级通过辛勤劳动、合理经营获得的收入,课征低税,最大程度尊重努力不同导致的收入差距;对因外部条件优越而获得的与其付出不成比例的所得,譬如由于自己家庭条件优越继承房产而获得巨额租赁所得,课以重税,最大程度降低因为外部环境(家庭背景、身份地位、行业等)差异导致的收入差距。只有遵循这一目标个税才能“抑高提低”又不“误伤中产”。当然,这将对税务机关的征管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要实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易事。

  工薪阶层成为缴纳个税的主体,确实既不公平也不合理。但是,通过提高个税征收起点向工薪阶层让利,对居民的福利影响并不大。比如,在当前税制下,将工资薪金免征额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纳税人可以免交45元/月的税收负担,一年也只免税540元,让利幅度非常小。真正让工薪阶层感到负担沉重的还是房贷还款压力、教育医疗成本、养老保障负担等。

  因此,通过将家庭用于上述领域的费用予以一定比例的税前扣除,既可以减轻工薪阶层的家庭负担,又能降低其个税的纳税负担,从而能实现对工薪阶层的大幅让利。另一方面,当居民的收入较低且家庭负担较重时,基本上就不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当居民的收入较高且家庭负担较轻时,就仍然需要缴纳较高的个人所得税,这将有助于促进收入分配的公平性。因此,以家庭为纳税对象、准许基本费用税前扣除的个税改革,才能实现公平与让利的齐头并进。
责任编辑: 安智慧 IF108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热文排行
  • 财经
  • 股票
  • 理财
  • 综合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