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中兴部分基地从深圳外迁

来源: 财界网综合2016-05-31 07:10:39
  5月22日,一篇《不要让华为跑了》的文章在微信圈里刷屏,有很多人士评论认为是深圳房价太高导致产业空心化。又传出中兴通讯(000063,股吧)将要外迁的消息。据《南方日报》29日报道,河源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李衍楠近日透露,中兴通讯(000063,股吧)将在今年7月将其生产基地从深圳北迁至河源。这到底是不是如有些人所评论的,传递出深圳实体产业不景气的信号呢?

  当然不是这么回事。华为不可能把原先的总部迁出深圳,更有可能的是为了发展的需要而成立双中心或者多中心,这是大型企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你不太可能让华为这样一个上下游链条一体化的企业,把总部、研发中心、生产中心放在同一个城市,而且是成本高昂的大都市。企业大了,不同的部门就应该要逐水草而居。一家大公司研发中心在人才兴盛之地,制造中心更适宜迁到土地和劳动力价格相对便宜的地方,这是发展的必然趋势,对此没有必要一惊一乍。

  据Cndeta网站报道,华为虽然否认了总部要搬迁,但对于公司在东莞业务扩大等问题,则表示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乃至全球各地设立各类分支机构或研究所,以更好地支撑公司全球化业务开展,在此过程中对部分业务所在地进行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华为是中国最具国际色彩的企业之一,在国内布局只是小菜一碟。华为2013年的年报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华为在全国共拥有683.3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与房屋建筑物,其中东莞占据近1/3,为200万平方米,深圳为160万平方米。

  现在看来,华为布局时落子的思路很清晰:深圳总部包括平台支撑部门,例如总部的行政、法律、客户工程等业务部门和一部分研发人员,而各省城中心为办事处,研发人员除深圳外,主要分部在上海、杭州、南京、北京、成都、西安、武汉等城市。即使华为利润再高,也希望获得更低的成本,寻找储备丰盛的人才高地,寻找土地价格低廉、物流便利的制造基地。如果说华为是“被高地价赶走”,显然是存在误解——华为并不完全是普通的制造企业,说实话,在土地方面华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低调的富豪”。

  现在中兴通讯(000063,股吧)部分基地要搬到河源,也是出于将总部与制造基地、研发基地分别落子的考虑。外迁到周边地区,也是深圳城市发展外溢的结果。人才与土地价格节节上升,就算制造基地想放在深圳也已经不太可能。深圳发展到一定程度,带动了周边地区的发展,带动一度迟滞的东莞,以及相对落后的河源,给当地以稳定的工作与较高的收入。如果顺利的话,东莞这些城市的资源总有一天也会上涨。华为、中兴部分基地外迁,实际上有助于单位面积上创造的财富增加。如果只是幻想着深圳的房地产价格某一天出现大跌,从而有利于制造业的回归,这才真正是不切实际。

  房价难成企业外迁主因?

  在广州举行的“从都国际论坛”上,深圳市长许勤回应,华为给深圳市政府写信,表示并无搬离深圳的计划。许勤在讲话中披露了一项数据,“近期,有超过1.5万家企业迁出深圳。”

  目前,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撑能说明1.5万家企业是何种类型,出于何种原因从深圳迁出,但近年来,总部在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将其终端或制造环节迁往周边,如华为部分业务迁移东莞、中兴布局河源、比亚迪进军汕尾、光启投资东莞等已屡见不鲜。

  不过,在2014年深圳经济促进局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深圳适应性外迁涉及的企业数量较少,涉及产值较低,约占外迁企业总产值的25%;而扩张性外迁企业居多,涉及产值较高,约占外迁企业涉及总产值的75%。过去一年半来,深圳楼市行情看涨,全市平均房价由2014年底的的29577元/平方米涨至最高点的56149元/平方米,涨幅高达90%。

  但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表示,深圳部分企业将部门制造部门外迁与深圳地租上涨不无关系,但是如果将低价上涨定义为企业迁移的主要原因,是站不住脚的。

  “企业综合生产成本价格将回报率低的部门向地租低的地区迁移是客观规律,无论在日本还是欧洲,发达城市定位中制造业都不能占据过高的比例,通过比较优势的经济规律作布局调整是企业追求经济性的表现。但是如果将总部从一线城市迁出,在偏远地区需要负担配套设施、信息服务的隐性成本将远高于地租差价,这种情形,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制造企业生产基地从日本、我国香港和台湾地区迁往包括深圳在内的东南沿海地带是一个道理。”

  在制造业外迁的趋势下,深圳能用何种方式保持经济高速增长?许勤表示,“深圳市政府正在大力发展‘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圳用于研发的经费已占到GDP的4%,未来还会持续增加。”这一数据已超过欧美发达国家水平,只有以色列和韩国超过4%。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扩张性外迁的趋势上,深圳总部经济在壮大。深圳市政府公布的资料显示。目前,深圳总部经济综合实力位居全国第三,处在第一集团军的位置。

  华为们想逃离的不仅是高房价?

  近日关于“华为逃离深圳”传闻的反思普遍聚焦在高房价对深圳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上。实际上,“华为逃离深圳”传闻反映出的是更为深刻的命题,即当前城市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如果这次深圳市政府不及时表态要给予华为更多优惠政策支持,华为逃离深圳也许就不是传闻。可是,除了华为以外的其他深圳高科技研发制造企业怎么办?他们是不是也能得到深圳政府的特殊照顾?很显然,危情时刻的政府表态并不能从根本上拯救华为们基于市场逻辑作出的逃离选择。其实,不要让华为跑了,这不光是深圳的恐惧,而是眼下很多地方政府都十分焦虑的问题。面对准备逃离的华为,深圳真正应该反思的不光是高房价问题,而应该是城市“产业空心化”的关键命题。

  虽然深圳近期房价地价增速领跑全国,但是北京、上海等地区的房价地价也并不属于低水平,那么为什么只有深圳出现了“华为跑路”传闻呢?相反,同样高房价的广州地区对华为类企业的吸引力日益增强,这至少说明,房价的高低是相对于这个城市给企业所搭建的发展平台质量以及为就业人口匹配的生活成本而衡量的。

  早在2008年,深圳制造业产值增长速度开始出现明显递减,平均每年以3个百分点递减,2014年甚至出现零增长,这些都是产业空心化的前兆,可是并没有引起当地的重视,依旧凭借高消费高房价一路高歌猛进。所谓的华为逃离深圳,这只是众多撤退企业的一个缩影,只不过这次华为的名声太大,只能通过辟谣来稳定其他企业信心。每个外迁企业在转移的过程中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若不是被高房价和人才短缺逼得没办法,正常的企业不会轻易选择“逃亡”。没有充足的工业用地供给,加上快速增长的房价,让人才不敢轻易选择落户深圳,最终形成了目前影响企业发展的高房价和人才短缺这两大瓶颈。

  静下心来看看今天的深圳能够吸引企业落户还有哪些独特魅力:除了高房价高成本之外,似乎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当年“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特区标志早已淹没在依赖高房价和坐享名企总部效应的不思进取之中。与其说房价暴涨导致深圳早衰,不如说是深圳自身没有及时反思和采取补救措施,才导致企业的撤离。

  企业真要逃离,生拉硬拽是留不下来的。建议深圳等城市将目光放长远一点,一是努力打造新兴产业的研发集群,而不是单纯引进某个大型名企;二是除了税收政策这种陈旧的帮扶手段之外,要多为企业和产业集群提供强有力的配套公共服务,多承担帮扶企业研发的智库发展成本。要想留下心仪的企业就得提供独此一家的高品质服务和环境,而不是独此一家的高房价高消费。

  郭施亮:华为外迁事件或是房地产市场重要转折点

  实际上,对于华为而言,其作为一家全球跨国的知名企业,其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去寻求更适合企业自身发展的环境与空间,或追求更低的生产成本、更具挖掘潜力的生产环境,也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情。但,当我们把华为外迁事件与当下的深圳高房价泡沫环境进行结合分析,却似乎有着更多的体会。

  进入2016年,以深圳、上海为首的一线房地产市场,出现了持续飙升的走势。其中,经历了一季度价格猛涨的过程,在近期公布的深圳新建商品房价格数据来看,却实现了63.4%的同比涨幅,而对于深圳二手房市场,此前更是延续了18个月的上涨趋势。由此可见,在时下高居不下的房地产市场下,深圳房价确实“疯”了!

  事实上,在这些日子里,不仅是一线房价遭到了爆炒,就连二线,乃至三线的房地产市场,却逐渐呈现出持续回暖的趋势。需要注意的是,在此前“沪九条”、“深六条”的政策冲击影响下,一线房地产市场的爆炒效应,却加速延伸至二、三线房地产市场之中,并引发了部分地区“地王”扎堆产生的现象。

  对于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的暴涨表现,一方面得益于一季度信贷投放创出天量的影响,同时结合各地积极去库存化的政策导向,却加速推动了部分地区的房价飙涨走势;而另一方面,则受到年初部分高杠杆炒房现象的影响,而大幅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杠杆炒作,引发了一系列的高度投机行为。然而,虽然时下高杠杆炒房现象已经有所收敛,但部分地区的变相炒房行为,却依旧屡禁不止,其严重扰乱了房地产市场正常的价格运行趋势。

  经过这几个月的非理性上涨,房地产市场,尤其是一二线房地产市场的整体泡沫风险已经得到显著地膨胀。与此同时,部分权威媒体以及部分学者,也先后提示房地产市场高度投机下的风险,并呼吁市场理性投资。我国房地产市场接连非理性的爆炒现象,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在房地产市场高泡沫风险迅速积聚的背景下,却加速引发更多的社会经济问题。

  其中,在房地产极具赚钱效应的影响下,大量资本逐渐“脱实向虚”,并进一步加速房地产市场泡沫的膨胀。但如此一来,在高房价泡沫、高成本压力的冲击下,却大幅提升了实体企业的经营难度,迅速增加企业的负担,甚至就连企业的员工也逐渐失去了工作的热情,这无疑直接降低了实体企业的整体竞争力。

  其实,经过了一轮非理性的暴涨表现,时下深圳的新房均价已经超过了5万元每平方米,而部分区域的房价更是超过10万元每平方米的水平。与此同时,在房地产市场飙涨的影响下,二手房、租房等相关价格,均呈现出水涨船高的表现。受此影响,各类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也有涨价的趋势,而随着当地居民生活成本的大幅提升,却从某种程度上倒逼着当地人才乃至当地企业的迁移。

  举一个例子,根据部分机构测算的数据统计,在2016年春季求职期的平均薪酬水平来看,深圳位列全国第三位,录得8141元的平均薪酬水平。但是,如果按照这一薪酬水平计算,则一年下来,即使在不吃不穿不用的前提下,仍然不能够买下两平方米的新房面积。由此可见,在如此巨大的生活压力下,无疑直接削减人才的工作积极性,而被迫迁移,或许成为不少人才的选择之路。

  时下,华为虽已表态否认了总部撤离深圳的传闻,但面对高房价泡沫显著的深圳城,其似乎给产业成长的空间已经在逐渐缩小。退一步来说,如果华为外迁成为事实,那么其将会伴随着大量供应链下的厂商、人才、技术等因素的迁移,而高房价捆绑着城市的发展,却让核心企业外迁,损失的不仅仅是税收、人才、技术,而且还可能会引发更多的实体企业迁移,甚至会对深圳这一城市的自身发展前途构成深刻性的影响。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我国地方财政严重依赖于房地产业的局面,确实应该引起深刻的反思。
责任编辑: 安智慧 IF108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千股吧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基金岛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社区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